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诡异的镜子

一个大男人频繁看到“鬼影”,究竟是为什么?

杨克强坐在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

他来参加朋友的酒会,却发现大多数人都不认识。

正品着酒,杨克强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过来。

她穿着黑色晚装,系着藏蓝色丝巾,看上去典雅端庄,漂亮极了。

杨克强觉得她很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他正要起身迎上去,女孩却拎起包,跟在一个男人身后离开了。

杨克强问身边的朋友,那女孩是谁?朋友摇摇头,说不认识。

整整一晚,杨克强心神不定。

回到家,他心里仍想着那女孩,虽然只是一瞥,她竟然像在脑子里生了根一般,杨克强诧异,这是一见钟情?不,不完全是。

一见钟情应该是莫名的兴奋,可他兴奋中却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觉。

第二天,杨克强下班后沿着街走。

路边有一家工艺品店,他不经意间一瞥,突然见橱窗摆着半尺见方的相框,里面镶嵌的就是那女孩印在纸上的艺术照!

杨克强走进店,指着相框问店主是否认得这女孩?店主呵呵笑起来,说这样的图片有一堆,哪儿能知道是谁?见相框做工精美,木纹细腻,杨克强毫不犹豫地掏钱买了下来。

回到家,将相框摆放在床头,杨克强反复端详,还用手机拍了下来。

闲着无聊时欣赏这让他一见如故的女孩,应该是件不错的事情。

杨克强伸手正要关灯,突然发现那相框中的女孩变了,她的额角在流血,鲜血一滴滴顺着相框流到了桌上。

杨克强一激灵,跳下床打开大灯,相框里女孩笑容依旧,安静地望着他。

杨克强摇摇头,真是莫名其妙,难道是幻觉?

清晨起来,杨克强照例先去卫生间洗澡,用毛巾抹一把镜子,整理一下浴袍,突然,杨克强的目光一下子直了,镜子里照出的不是自己,而是相框中的女孩!那张脸漠无表情,正死死地盯着他。

杨克强吓得后退两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半晌镜子里的脸消失了,杨克强大口喘着粗气,再看镜子里是他自己,穿着浴袍,神情惊慌。

走出卫生间,杨克强越想越觉得古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杨克强坐车上班,一路上心烦意乱。

到了单位,他一进办公室就关紧了门,为自己冲了杯咖啡。

杨克强走到窗前,他在19楼,一直都很喜欢这种登高望远的感觉。

只是看了片刻,突然一哆嗦,他从玻璃窗中看到了一个影子:是那个女孩!她穿着白纱裙,在玻璃中静静地望着他!咖啡杯从他手里滑落到地上,杨克强的心像被什么狠狠地抓了一把。

他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全都是幻觉,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楔子

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

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

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

所以,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我答应了麦凯乐,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周天阳

2012年12月9日

出师不利

顾晓光下了车,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露出了微笑。

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我们到了。

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枫叶高中”四个字,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没错,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枫叶高中。

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看恐怖小说,也同样喜欢冒险。

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

故事说,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

故事写得很真实,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

把车停好,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

“周凯去哪儿了?”顾晓光、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忽然发现少了周凯。

“会不会还在墙外?”那夏说。

“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

”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

“别闹了周凯,太无聊了。

”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哗哗——

“谁?”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恶作剧!”顾晓光懒得等周凯,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再睁开眼,玻璃窗中是自己的影子,杨克强长舒一口气。

下班回家,杨克强顺路来到吴医生诊所。

一天两次出现幻觉,他怀疑是不是眼睛有什么问题?吴医生很快为他做了详细检查。

检查完毕,他笑着说杨克强的眼睛健康极了,甚至连轻微的近视都没有。

“可是、可是我今天照镜子,却看到一个女人。

”杨克强站起身说。

吴医生一怔,问他看到的人是什么样子?杨克强拿出铅笔,大致画了一下女孩的轮廓。

吴医生惊愕地看着他,问他是否认识她?杨克强摇摇头。

吴医生安慰说可能是心理因素,如果下次再看到,一定打电话给他。

杨克强手里握着眼药水,直接回家。

到家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

镜子里的年轻人西装革履,头发纹丝不乱,千真万确是自己。

杨克强点点头,正要转身,可就在这瞬间,镜子里的影像变了,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出现在镜子里,那张脸十分巨大,几乎填满了整个镜子。

杨克强的头发都要竖起来?天哪!这人是谁?

这影像持续了几秒钟,杨克强几乎都要窒息,终于幻象消失了。

杨克强呆愣半晌,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想打电话给吴医生。

他拨了号,他却又放下了,一个大男人频频看到“鬼影”,岂不惹人耻笑?

杨克强胡乱吃了点东西,上床休息。

侧着身,他又看到了相框中的女孩。

杨克强索性坐起来,将镜框拆开,想扔掉镜子里的纸。

可是,拿开纸,里面却露出一个小女孩的头像。

她看上去不过七八岁,模样很讨人喜欢。

杨克强将小女孩的头像和揭掉的图片放到一起,他一眼断定,这是同一个人!

杨克强的心莫名地涌出阵阵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他似乎听到身后有动静。

他缓缓转过身,后面的镜子里出现了恐怖的一幕,一道又一道昏暗的光影落下来,是几个少年在挥拳,那拳头好像打到了杨克强的头上。

杨克强又惊又惧,不自觉地抬起双臂去抵挡。

片刻之后,光影消失了,杨克强却仿佛快要虚脱。

杨克强抓起外套出门,跌跌撞撞地进了一家酒店。

他不能再待在家里,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在酒店睡得很安稳,一觉到了天亮。

阳光从窗子洒进来,杨克强回想昨晚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

他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梦。

杨克强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冥思苦想。

他应该尽快去找那个女孩,弄清她的身份。

为什么镜子中会出现她的影子?这所有的莫名其妙似乎就是从那天晚上遇到她开始的!上一页1234下一页

半小时后,手机响了。

杨克强忙拿起来接听,是吴医生。

他关切地问杨克强是否又出现了幻觉?杨克强说是,这次又有一个男人。

吴医生沉默了几秒钟,问他认识吗?杨克强说不认识。

这时,有电话打进来,杨克强忙说回头再跟他联系。

是举办酒会的朋友打来的。

杨克强让他一定查查那晚穿黑色晚装系藏蓝色丝巾的女孩是谁,哪怕问遍所有的朋友也要查出来。

朋友已经查到,说她叫许小薇,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

当时是她的男友张林带她来的,不过他跟张林不是很熟,邀他参加酒会也是顺路人情。

问清女孩公司的位置,杨克强匆匆出门。

许小薇正坐在桌前做着设计。

看到杨克强,她有些吃惊,问什么事?杨克强问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许小薇犹豫一下,带他来到会客室。

杨克强拿出手机,问这图片是不是她?许小薇看罢,说这是她姐姐。

因为长得漂亮,也为了挣钱,她从很小就拍这样的图片。

“你姐姐?”杨克强惊讶极了。

许小薇点点头,说她和姐姐是双胞胎。

因为家穷,母亲生下她们之后,姐姐强壮些就送了人,她被留在了家里。

可是,就在3个月前,姐姐失踪了!她们父母双亡,父亲半年前去世,临终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许小薇,她这才找到姐姐。

想不到姐妹俩相认不过半年,姐姐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到现在警方也没有任何线索。

“姐姐和你住在一起?”杨克强问。

“没有,但我们常通电话。

姐姐失踪那阵子,我正在外地出差,回来后我联系不上她,还以为她出门了。

可一连十几天姐姐下落不明,我不得已报了警。

”许小薇说。

杨克强失望地站起身,对许小薇说最近两天他在镜子里看到过她姐姐。

许小薇愣住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问姐姐在哪儿?杨克强摇摇头,说不知道,只看到了脸和模糊的影子。

许小薇听了,默默地低下头,说姐姐很可怜,因为寄人篱下,常被人欺负。

所以,她性格内向、沉默,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待着。

天渐渐黑下来,杨克强告别了许小薇。

因为心情烦乱,他在街上走了很久才回家。

一进家门,杨克强就感觉不对。

他伸手正要去摸墙上的电灯开关,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风声。

杨克强低头弯腰,顺手抄起椅子向身后砸去。

一个黑影闪过,手里晃着匕首。

杨克强一步步后退到门口,突然,似乎是从墙里传出一声尖细的喊叫:“滚,快滚!”这一声把那黑影镇住了,他四下里看看,兔子一般逃向了卧室。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 古怪诊所

张强手拿《人才招聘报》来到柳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

他是到殷阳中医诊所来应聘的。

柳镇只是一个有着千儿八百户人家的小镇,殷阳中医诊所就建在镇子外的水塘边,水塘中的荷花早已经枯干了,不远处的河堤下,还有几座孤零零的坟茔。

张强站在殷阳中医诊所老旧的门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这样患者寥寥的诊所,张强即使应聘成功,工资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听到张强的敲门声,殷阳一边咳嗽着,一边缓慢地走了出来。

殷阳今年50多岁,身体瘦弱,脸色青白,依张强的行医经验看来,他极有可能是寒邪入体,脾胃失调引起的病症。

殷阳弄明白张强的来意,他又看了一眼张强递上来的毕业证书,说道:“好,你跟我来吧!”

殷阳的中医诊所是个四合院,院心种植着三棵古老的槐树,树阴浓密,遮天蔽日,张强刚走进院子,就觉得阴气扑面,他打了一个寒噤。

殷阳领着张强来到了上房,殷阳将他最近得病,需要请一个助手帮忙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说道:“工资一个月六千,你看可以吗?”

张强在省城的中医院工作,一月工资才四千七,殷阳一个月给他六千块的工资,这真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

张强急忙连说可以。

殷阳盯了张强一会儿,提醒他道:“其实在你之前,已经来了三个应聘者,他们有的行医时间比你长,有的学历比你高,可是他们没干几天,都先后辞职了……”

张强拍着胸脯道:“放心,我一定能胜任这里的工作!”

殷阳瞧着张强的眼神中,流露都是怀疑的神色,半晌,他才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半夜子时,有一位患者需要夜诊!”

张强的卧室在东厢房中,东房角的桌子上,堆放着满是尘土的香烛和黄纸,他回想着殷阳古怪的眼神,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可是就在张强有些迷糊的时候,他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推自己,张强吓得一声惊叫,待他睁开眼睛一看,推自己的竟是殷阳。

殷阳也不说话,只是冲他一摆手,张强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正是半夜12点,看来是夜诊的时间到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