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回魂

这个故事是以前听邻居家的一个老爷爷说的,据说是他的亲身经历。

那是个深秋,一天,他到一座山里的小村子工作,由于天色已晚,他借宿在一对中年夫妇家里。

家里只有中年夫妇二人,他们给他准备了一个房间。

他睡到半夜,突然被冻醒了,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的房门开了。

于是想起床关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这让他很惊讶。

这时竟然从屋外进来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穿得很朴素,一看就知道是山里人。

那女子飘飘忽忽地来到了床前,悠悠地望着他。

他并不信鬼怪之说,当时还以为有人要害自己,于是想喊,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这女子望了他一会儿,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奇怪的事发生了,床明显被压下去了,但是却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感觉,只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他身上。

他明白了这就是人家说的鬼压床,开始恐惧,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但是这个女子坐到床上后再没有任何动作。

他使出全身的劲儿想要坐起来,但是身体纹丝不动。

过了不知多久,外面传来了鸡叫声。

此时那女子终于转过头来,望着床上的他,然后发出一声幽怨的叹息:“唉——”随着这声叹息,他身上的压迫感瞬间消失,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失去重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隔壁的夫妇可能正准备出门干活,听到动静后冲了进来,看到了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脸色苍白的他。

他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对女子的长相穿戴做了个描述,夫妇两人听了这事后眼泪就下来了。

原来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女儿,几个月前病死了。

而他们的女儿正是躺在那张床上咽气的,可能是女儿不舍得离开父母又回来了。

他听了真是头皮发麻,当天就下山了,回去后还大病了一场.

上一页12下一页

这把小提琴辗转数个国家和地区,曾现身过三次,每一次现身就会有跟小提琴相关的人神秘死亡。

现在小提琴是第四次现身了……

南非赫赫有名的钻石大王胡贝卡,身家有数亿美元。

尽管胡贝卡是个商人,但是他却喜爱艺术品的收藏;拥有一个陈列室,里面陈设着他从世界各地收购回来的艺术珍品。

2004年2月中旬,胡贝卡得知约翰内斯堡的一次古董拍卖会上将拍卖一把名贵的小提琴,该小提琴是十七至十八世纪意大利著名提琴制造家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的杰出作品,有着魔幻般的优美音质,十分珍贵,拍卖的起价是150万美元。

胡贝卡一下子就被这把充满了典雅和贵族气的小提琴吸引住了,他以让众人瞠目结舌的八百五十万美元的天价购得了此把小提琴。

不久,约翰内斯堡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个匿名男子写来的信,他声称那把小提琴是把魔琴,会给拥有它的人带来血光之灾。

他还煞有介事地讲述了那把小提琴的历史: 二十世纪初,这把小提琴辗转落到了一个叫莫莉莎的女人手里,她爱上了一个威尼斯男人,但那个男人在骗走她的小提琴后就消失了。

莫莉莎追踪了六年,才把那个男人找到。

她偷偷地用毒药把他毒死,拿回了自己的传家之宝。

后来莫莉莎隐居在意大利南部的一个乡村,和一个音乐教师相爱了。

但这个音乐教师在骗取了莫莉莎的小提琴之后,抛下她远走高飞了。

莫莉莎寻琴未果,抑郁而终,她幼年学过巫术,临死前施展魔法发出毒咒,谁拥有这把小提琴,谁就会死!莫莉莎去世后,这把小提琴辗转数个国家和地区,曾现身过三次,每一次现身就会有跟小提琴相关的人神秘死亡。

现在小提琴是第四次现身了……

胡贝卡却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巫术和鬼魂之说,然而,四月下旬,祸事终于发生了。

胡贝卡的一个叫马克的保镖和另外四个保镖在玩“俄罗斯转盘”的刺激游戏时,鬼使神差地将左轮手枪里的一粒子弹射入了自己的太阳穴,当场气绝身亡。

尽管马克曾经搬运过装有那把小提琴的箱子,但胡贝卡却坚持认为马克是意外死亡,他不相信马克的死跟小提琴有关。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楔子
没有风的秋夜,圆月在微蓝的薄云中时隐时现,天地万物都笼罩在这黑黢黢的帷幕之中,黑暗像某种液体,隐隐约约在流动、弥漫、聚集.
明月投射在井中的影像略显模糊,四周悄然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为什么,为什么 低沉而悲凄的声音仿佛咒语般由远即近。

远处,一个身着嫁衣,头戴凤冠的艳丽女子低喃着,跌跌撞撞的走来,脸上彩妆虽被泪水抹花,却丝毫不损她那绝美的容颜。

明眸,皓齿,蛾眉,樱唇,玲珑的身躯裹在宽大的红衣中,更显得娇巧无比。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要娶别的女人?我哪里做错了?我哪里不如她?今天的新娘应该是我,应该是我,是我,是我 她神情恍忽,步屐踉跄,一下摔倒在井边的大青石旁,那大青石因长年被井水冲刷,早已变得光滑如壁,石中反映着她那几近疯狂的身影。

看到石中的自己,她呆了呆,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尖锐的笑声恍若负伤野兽的哀鸣,如破竹般划破寂静的夜空,令人痛彻心肺,星月为之震撼,刹那间,风云突变,狂风骤起,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打落下来,一道炸雷凭空而起,震得大地也随之颤抖。

就这样,直到嗓音嘶哑,她才停止狂笑,慢慢站起身来,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拉直湿透的嫁衣,对着天空,轻声说道: 爱你之心,永生不变,此情可待,原世世相随。

说完,她猛地纵身扑入井中。

与此同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砰 的一声,那块大青石瞬间被劈成了两半,斜斜的倒在井边
千年后
1校园古井
听说,咱们学校以前是个坟场,建校时,挖出好多人骨
不对,我听说是医院改建的,有人晚上还看到这图书馆是间停尸房
不是,我听说
学校无论大小,无论新老,总之,是个学校,它就有传说,即使没有,也会被好事者编排出几个来,或者道听途说的把人家学校的故事搬到自己学校来,再添油加醋的形容一番,好似亲身经历一般。

对于这个建校至今都不超过三十年的A大来说,唯一值得莘莘学子们在 卧谈会 上吐口水的,大概也就只有东苑树林里的那口古井吧。

说它是 古井 ,还有点分歧,考古系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它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而另一半则认为它最多不过是近代遗产,绝对不会超过百年,试问哪口古井被荒废千年岁月,非但未被尘土掩埋,反而水质清澈透明,总而言之,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