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2(学校篇)

一、温州六中恐怖真实事件

这件事发生在九十年代,那时侯我上小学。

那时侯温州的学校每年都组织秋游活动,去的地方都是野外。

那年温州六中的一个班秋游回来。

一个班四十多人坐着学校包租回来的公车。

就在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司机不知中了什么邪,开着车就直冲冲地开到水库里去。

全班包括老师除了有四人被救以外,其余全部遇难。

这件事在当时影响很大,温州本地人基本都知道这件事。

也从此以后,温州教育局取消了野外秋游活动。

在此一说,那获救的四人中有一人是我表姐。

表姐说落水后差不多就昏了,但感觉有很多人拉扯她。

她肯定不是同学,因为力气之大不是普通一个十五六岁孩子的力气,更何况在水中。

大人们说是水鬼找替身。

我重点不讲这个。

这件事发生后六中就发生怪事。

某天,守门的阿伯精神紧张的找到学校领导跟他们说碰上鬼了。

说昨天放学以后,他照常把学校教区总电力开关关掉。

可是到了晚上,他发现教区有幢楼里有灯光。

他就过去看看。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那灯光出至遇难的那个班级。

他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班里的学生老师正在上课。

他们全身都湿淋淋,以至教室都蒙着雾气。

他吓的就跑回传达室。

校方觉得是无稽之谈,严厉批评了阿伯,说阿伯讲迷信。

可是在第二天的凌晨,学校发现守门的阿伯表情扭曲的吊死在学校的篮球架上。

要特此说明,温六中的操场是和教学区分开的。

操场门口用铁拉门锁上,钥匙只有体育组的老师有。

也就是说不可能是阿伯自己进来,更不可能是自杀。

因为警方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垫脚的东西。

最后,这个案件不了了之掉。

学生之间都传是被那群冤魂杀的。

就此以后温六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一到晚上六点,学校包括老师全都下班放学。

所以六中的学生从来不会被什么晚自习困扰。

大家还在传说,那个班还在六中晚上开课呢

二、西交大灵异事件

我在西安交通大学读在职研究生,由于规定必须返校学习,我只有从深圳到西安交大去学习

交大的人都知道西交大有个三村,我们就住在三村招待所。

我住4楼413房间,我有两好友住416房间。

一天夜里,我上完网回招待所,经过4楼走廊的时候(当时我可以很确定的是只有我一个人),当经过409的时候,409的房间门被敲响了,当时还吓了我一跳,忙回头看走廊上是空空的,这时409里面就有人问”谁呀?”我心想怪了,就没有答,因为的确不是我敲的,我就往416走去(因为帮好友买了吃的),然后走到416敲门,这时409的门开了,有人就问”你敲的门啊”我摆了摆手,那人就骂骂咧咧的进去了。

我开始还以为我幻听,但是409的人也听到了,这到现在我还解释不了。



还有就是我住413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老是睡不着,后来朦胧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拧瓶盖的声音,我想那就怪了,我室友都睡了难道起来喝水?(我们为了节约钱,是两个人住一标准间,我室友住靠门那面,我住靠窗那面,并且我头是朝窗那面睡的),我转过头去一看,室友还在呼呼大睡,但是拧瓶盖的声音在我转头的瞬间就停了,连续了好几次,后来实在是太累了就睡着了,第二天我问我室友是不是起来喝水,他说没有啊,这也是怪事,不过这个好解释一些,可能是房间里的老鼠拖东西的声音。

但是第一件事怎么也解释不了,当时我手里提得有东西,也不可能是自己手去敲的门吧,所以到现在都还一直后怕。

三、北京大学六大禁区

北京大学的寝室到了十一点钟是要统一断电的,所以要在校园里面找地方上通宵自习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

不过学校里面还是有地方的,只要你认真找的话。

当然啦,作为快要毕业的师兄,还是要提醒DDMMS要注意下面七个地方,虽然那里有时候有长明灯,但是千万不能随便去的。

呵呵。

唉,想来也是,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的,要不然你们那几位学长学姐也不会……都是后来出了这么多事情……SIGH它们被称为“北方大学夜半十一点后到早上六点半钟之六大禁地”,如果你也去了,可能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五教609教室

58宿舍楼第一层水房

老生物楼后院的日光温房

六教115教室

图书馆旧楼楼道

还有最恐怖的——计算中心第三机房

六大禁地之一,五教609教室,也称为:十五个人自习室

五教很早以前被称作烈士楼,这是因为每年总有一两个想不开的学生在这里跳楼,那个时候六教还没有盖起来,除了莫名塔以外五教就是北方大学校区里面最高的建筑了……

其实这所那些可怜人都是各院的大牛人,一个个GPA狂高,就是竞争压力太大了,又没法承受SIGH……扯远了。

总之,到现在为止一共是十五个可怜人……本来只有十四个,这最后一个……

现在说说609教室吧,五教六楼一共有10个教室,南面四个是偶数的602到610,北面五个是奇数601到609。

北面教室窗口和四教南面正对,要是坐在601到609教室里面,是可以看见对面教室的动静的,你们到时候去自习的时候就知道了……

……不过千万别在半夜里到609去。

五年前,就是一位学姐,期末了忘了交一篇思想课论文,那老师倒也通人情,叮嘱她第三天必须交,可那几天复习又紧张,只好出来熬夜。

她当时就坐在609教室。

半夜了,好不容易写好论文,看表已经是2点钟,本来楼里还有几个其他人,想来也早回去睡觉了,空荡荡的一栋楼就她一个女孩子,她胆子倒也很大,索性把应急灯(哦,那个时候应急灯已经比较普及了,不需要要买一大堆电池备用)熄灭了,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

3点半左右,她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多了许多同上自习的xdjm,她也没想太多,翻开书接着看。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发觉气氛不对劲了,那些人虽然都在看自己的书,可是他们有的用应急灯、有的用电筒,有的甚至在点蜡烛,而且——他们翻书写字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声音!

那位学姐觉得很奇怪,偷偷瞥了一眼离她坐的最近的那个人,突然发现他的教科书上面的某些题外话还是黑体标记的,她蓦的想起来:那本教材是——

——文革之前的版本!!!

那师姐后来回忆说她当时差点傻了,尤其注意到那学生的装束也是灰蓝的中山装。

她偷偷数了数人数,男女一共——十四个人!!

她都不记得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反正天亮的时候她才从昏迷中醒来。

那之后她情绪一直不好,说什么晚上也不一个人出门,可能受了刺激吧,期末挂掉三门,后来又和男朋友吹掉了,一气之下……

……对,最终的结果是——她就是那第十五个。

希望不要成为十六人自习室才好。

六大禁地之二,58宿舍楼第一层水房

有时候吧,比如第二天大语古文什么的考一些文学常识,就在水房借点灯光突击一下就完成了。

58楼是男生楼,有一天晚上一哥们就在里面X着墙埋头苦读,那家伙听说学起来不长进,脾气倒是挺大。

一急之下,憋得慌了。

刚好离蹲位也近,正好就地解决。

不过58楼是旧楼,水房就三蹲位,而且那晚上正好客满,把那家伙憋的。

他夹紧大腿又蹦又跳,骂骂咧咧一阵子,最后等了半个钟头都没有人出来,火气上来了,骂了一句“肛裂了还是咋的?!”一脚把门踹开。

里面蹲着一瘦小男生,捧着书挡着头,像是把脸都埋了进去,看起来是神游物外了。

那哥们一看还了得?!手一长就把书抓起来。

这一抓不要紧,就让他看见了那瘦小男生——书背后竟然没有脸,确切的说,是没有头!!!

书本滑腻腻的,便池里面一片血红,居然全部是~~血。

那哥们到还胆大,马上踹开其他的蹲位,就近求救,可就像幻觉一样,那无头男尸就他一人看见过,然后就凭空消失了。

后来有人拿他开涮,笑的多了,他见了一个就揍一个,还天天到水房蹲在里面等那鬼出来。

后来也没等到,他也没有揍其他人了。

不过也没有人拿他开涮了——因为有一天他真正内急,钻进蹲位一泻千里的时候,头顶的蓄水箱突然松动砸了下来……把他的半个脑袋都砸进了胸腔里面。

那场面……太惨了……血溅得到处都是……好多人都吐了……
有人惊叫出来:就是同一个蹲位~~~~~

四、东北师范大学灵异事件

东北师大有两个校区,一个是本部,一个净月校区,,事情就发生在本部的第2男生宿舍,2舍以前是女生寝室,由于1999年某月一天,2舍408寝室,一个女生因为某种原因,在屋子里上吊自杀,然后接连发生了奇怪的事件,至于是什么事,因为以前没有认识的2舍女生,也都不晓得,之后,2舍就变成了男生寝室,阳气会多一些,应该不会出状况,介绍一下这个宿舍楼的构造,这个楼,木头门,时常发出吱噶吱噶的声音,日光灯是用两根绳子吊着的(这一处一定要记得,灯是用两根绳子吊着的,不是直接按在棚顶),然后屋子里大都比较破旧,当然,现在的2舍已经涣然一新,成为了研究生楼,但是当时的条件确实不怎么样,大四的6个哥们就住在408(女生上吊的那寝室),我住在411,离的不远,因为我是大一,所以哥哥们对我们都很照顾,毕竟音乐学院人少,男生都很团结,所以相处的都很不错,大四的哥们对我们相当照顾,办事也够讲究,就这样,没到几个月,我们混的都很熟,熟了之后,大四的那6个哥们,就对我们说,408感觉阴森森的(他们之前住3舍,跟我们一年搬到2舍的),所以他们对408,对2舍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过传闻,但都是大四的学长了,也一点没有害怕的情绪...不过..以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挥之不去,至今还心有余悸...

大四有个哥们叫大建,人不错,处了个女朋友,偶尔,我们411的男生到408,加上他女友,我们一起玩扑克,大家一起很开心,有一次晚上,玩扑克,他女友跟看门的大爷都混熟了,也没回去,我们寝有个不在,5个人,他们寝加大建的女友7个,一共12人,在408打扑克,也忘记了看时间,打到后半夜2点,突然停电了(本科生寝室11点熄灯,我们是去走廊接电然后继续玩的),停电了,大家一惊,第一反应就是找蜡烛,大建,大令,还有我,一起找,马上就找到了,然后点着,大家好不高兴,然后继续玩,这时候,大建的女友要去厕所,因为停电了,就必须拿蜡烛照亮,大建自然陪着女朋友去,408寝室的门口放着一面大镜子,厕所和水房子也有镜子,我们在屋子里继续闲聊,瞎侃...突然听到大建和她女朋友一同尖叫,把我们吓了一跳,赶紧出去找到了他们,我问:”大建,你们怎么了?叫什么?”大建和她女朋友站在水房的镜子的前面,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我们凑过去,往镜子里一看,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寒战,镜子里,根本找不出大建,他女朋友以及我们的影像,只有燃烧着的蜡烛..我们愣了几秒,不约而同的往寝室跑,”有鬼啊,有鬼”,大令大声的叫喊,回到408寝室,我们不由自主的向门口的镜子里也瞄了一眼,同样,没有任何人的影像,只有蜡烛...”啊..啊。

...啊。

...啊。

.!!!”大家一同尖叫,我现在都一身冷汗。

.喝点水,继续写,大令的拖鞋因为过度惊吓,被甩到厕所里了,我们回到屋子里,谁都不敢看镜子,把蜡烛也吹灭了,12个人静静的看着对方,似乎在寻找着那个”鬼”,恨不得把对方看成鬼才罢休,我们也不敢回411了,大建的女友早已吓成一团,就这样,我们一起捱到第二天天亮,才敢出去.毕竟太阳的光芒和温暖还是可以把我们调整到正常的状态上,去学习,工作,从那天以后,408的兄弟们,只要晚上点蜡烛,再照镜子,肯定是镜子中没有人,只有蜡烛,所以,他们把蜡烛全部扔掉,以后谁都不敢点了,半夜上厕所,也没有一个人敢看镜子,生怕看到一些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东西.这样,大家又过了将近半个月相安的日子。

这一天,事情又发生了,发生在大建的身上,这一天,大四的哥们们下午1点半有音乐教学法的课程,大建的女朋友上课经常和大建坐在一起,大建的女朋友叫小铃,无意中。

小铃问大建:”现在几点了?”,大建看手表(他的表是电子的数字表),表上显示的1:11,于是大建告诉小铃,现在1:11,之后不一会他们就上课了....第二天,大建和小铃一起逛街,去重庆路,卓展购物,逛到中午以后,小铃饿了,就对大建说:”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饿了,咱们吃麦当劳去吧.”大建看看表,告诉小铃:”现在1:11,走吧,我们吃饭去吧.”他也没注意时间的特殊性,就在这一天晚上,大建由于太累了,就很早躺下了,听着自己的MP3,都是新下的歌曲,无比惬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了午夜,他醒了,MP3还在播放,但是不是歌曲了,声音很嘈杂,象一个无比喧闹的超市,大建把MP3关掉,但是寝室里的声音的吵闹丝毫没有减少,而且大建可以清楚的听到有很多人走步的声音,很多人在说话,但是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他无意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定格在”1:11分”,顿时,大建想起了几次看电子表,都是这个时间,身上的冷汗马上把衣服都湿透了,他试图就唤醒其他寝室的兄弟,但是无济于事,大建和其他人好象在两个世界,任凭大建怎样的呼喊,他们都听不见,依然在打呼噜,在自己的梦中,大建心中的寒意一丝丝的出来,此时他好无助,好害怕,这个比鬼压床还恐怖的多...第二天,大建被寝室的兄弟在走廊把他拖回来,问他为什么去走廊睡觉,他也全然回答不出,当大建问寝室的其他兄弟是否听到寝室如同闹市一样的嘈杂的声音的时候,其他人也都摇头....

写完了,下次更新上海灵异事件。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