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屠夫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刑场

学校发生灵异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我就曾经处理过一桩,有心的朋友一定还记得。

有人就会问为什么学校阴气特别重呢? 很简单,因为一般的学校都建在坟场或刑场上, 阴气自然就重。

那学校为什么要建在坟场或刑场上呢? 其实原因不外乎两点: 一是以资源角度来看,学校土地面积较大,人口也多, 如果建在人多的地方…

本文接上文。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事发地,终于看清了全貌。

这条公路自西向东,路两旁种着密密麻麻的水杉树,

我站的位置是有坡度的,越往上越陡,

我的右手边,也就是南面,便是事发地,

除那条弯曲的小溪外,还有荒废的农田和几个荒废的藕塘,

而公路的另一边却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恰恰是一望无垠的金黄色的稻田。

你要说诡异,我也看不出来,

只因为人烟稀少,才使得此处显得格外的偏僻和幽静倒是真的。

我看到距我七、八十米远的坡上建有一座厂房,



而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实地调查,

希望能够获得更多有用的线索。

这是一家铜制品厂,门卫是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

正吹着风扇,慵懒地打着盹,

这个时候前去打搅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我轻咳了两声,在他警觉地睁开眼的一瞬间及时地提上了一支烟,

他接过烟睡眼惺忪地问我有什么事?

我告诉他自己是做稻谷买卖的,出来转转看看庄稼成熟了没有。

意想不到的是我这随口一编他却立马来了精神,

看来是提到他感兴趣的话题了。

他立即兴致勃勃地与我谈论起今年的稻谷收成及价格如何如何。

我问他是附近人吗?

因为这才是我所关心的事。

然而他的回答令人失望,

他说他是枫桥人,才来几个月时间。

既然家不在这里,又是刚来不久,自然不能为我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了。

我本打算和他闲聊几句后告辞的,

就在这时候,一名老者推着泔水车从厂里出来,

老者把泔水车停在了厂门口,进了门卫室。

收泔水的肯定就是附近的人了。

我也跟着进去,同时发了根烟给老者,

之后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自然我有意把话题引到了稻谷上。

没聊几句我便切入主题,我说山脚下那一片庄稼地不知道是谁家的,都荒废了,可惜呀!

老者问我指得是坡下的那片地吗?

我“嗯”了声。

他看我一眼,神秘地说那地方可大有来头,不干净啊!

我说还有这事!怎么个大有来头?

老者说那地方早些时候是刑场,专门用来枪毙犯人的, 怨气可重得很呢!

原来如此!

我问老者可知道枪毙的都是些什么人?

老者回答说什么样的人都有,远的不说,近的蔡村的一名杀猪佬就是在这里给枪毙的,

还告诉我说以前这里都没人敢来,都怕沾了不干净的东西,

自从前几年修建了这条公路,这才有了点人气,稍微好了些。

当我进一步打听有关杀猪佬的其它信息时,

老者表示也不知情了。

不管怎样,事情总算是有了进展,

再闲聊片刻后,我起身告辞。

蔡村距此不远,于是我直奔蔡村而去。

正午时刻,天气十分火热,大部分人都在午休中,

村子里行人寥寥无几。

转了大半个村子才遇到了两三位老人,

但他们并不知情。

出来时在祠堂门口碰到了一位老太太, 在她的口中我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老太太告诉我她们村确实有一位屠夫是被枪毙的,那是八几年的事了,

说屠夫身高马大,性情暴烈,

因发现妻子与别的男人有染, 有一次还被他当场捉奸在床,

才一怒之下宰杀了两人。

虽说只是三言两语,却已经道出了事情的内幕。

依据所有灵体出现时都保持着死时的状态这一不变的定律,

我更相信屠夫是因拒捕逃窜至刑场而被击毙的。

死后没能往生,魂魄无依,可见怨念极深。

当晚子时我重返现场,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辰,是因为子时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刻,

灵魂出现的概率要更大些。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End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