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石魂

2003年10月我在安吉天荒坪处理了桩灵异事件。

陈先生在电话中告诉我他是一名土方包工头,

具体工作是砌挡土墙, 手下有十多个民工,

而此次事件就发生在其中的一位民工身上。

他说因每次出现怪事他都没在现场,

所以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怪事是怎么回事,

希望我能过去下,和那位民工当面聊聊,

还告诉我因怪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严重影响到了工人们的生活作息,

而他与工程发包方是签了合同的,

如果延误了工期,他可是要吃违约金的。



所以央求我立即前往一趟,

说是只要问题解决了,佣金方面是绝对不会亏待我的。

考虑到事情的紧迫性,以及刘先生面对的实际困难,

我决定前往。

当天赶到时已值傍晚时候,

刘先生五十不到,性格直爽,也没有多余的客套话,

见我到达,直接把几位民工喊了过来。

为便于讲述,我把四位民工分别叫做民工A、民工B、民工C和民工D。

A说因工期紧迫,刘老板让他们四人加夜班,

把远处的石料抬到作业现场,便于白天泥工师傅垒砌,

两人一杠,他和B一组,C与D一组,

加班时间是晚上6-9点。

A说石料到作业现场也就四、五十米的距离,

起先什么事都没有, 大家有说有笑与往常劳作时一样,

当天夜里八点多钟的时候,

他因内急方便了下就慢了几步,B早在石料堆前等候,

就远远地冲他喊“喂,你快些呀!”

他便回答说“急什么,这不来了吗?”

到达后两人抬起石料就走,他在先,B在后,

才走出两步他突然想起来,

刚刚在他小便的时候,B说要去上大号,

他也是看着B翻过挡土墙进了竹林子的,

这才一、两分钟的时间,B这么快就完事了?

于是,他便转头朝后方看了看,

天哪!哪有人啊!根本没有B的踪影,

也就是说此刻杠的另一头是悬浮着的,

A说当时他一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抬也不是,不抬又不是,

到达作业现场后,他放下杠子再次朝后面看看,

还是没有人,

于是问早在那里休息的C和D说,你们有看到刚刚与我搭杠的人是谁吗?

C和D调侃他说当然是B了,你脑子进水了吧。

就在这时,B从竹林子中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边提裤子边冲这边喊“等急了吧,我来了!”

闻听此言,几人面面相觑,

半晌说不出话来。

D接着说工地离他们住的地方大概有个七、八百米远,

几天后夜班收工时,他因为要藏匿劳作用的杠子、绳索什么的,

就拖延了几分钟,

他本以为他是最迟的一个,

回去的路上才发现B比他还迟,跟在他的后面,

两人间的距离大概有个一、二十米。

D说虽然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但他可以确定后面那人就是B,

因为共事久了,彼此间太熟悉了,

对方一个模糊的身影就能够轻易认出来。

到家上楼时他冲进门的B说“记得锁门哦!”

B回答了一句“忘不了!”

D说之后他进了房间,因为他们睡的是集体通铺,

所以进房间后他才发现B早已躺在铺位上休息了,

另外,A与C也在宽衣解带准备睡觉了,

既然几人都在房间,那么楼下那人到底是谁呢?

D说刹那间脑袋“嗡”的一声,全身的汗毛都直直竖了起来,

对A和C讲明缘由后,几人下了楼,按亮了灯,

一番查找后,连个人影都没有,

可是门却已经结结实实地给锁上了。

包工头陈先生插进话来说,没过几天民工B就被石块砸断了腿。

这时我让他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

陈先生告诉我他们砌挡土墙用的石块是直接从石山上用车拉来的,

每次需要进石料时他就指派一个人跟车过去拉,

而石料商是根据吨位数来买卖的,

如果指派过去的人不尽职,石料商往往会把一些碎石装时车里,

碎石根本砌不了挡墙,毫无用处,

所以他就把这项工作交给了B,

因为B做事认真负责,人也细心。

他说一直以来运输石料都非常顺利,

可那天车子在工地卸石料时,有一块石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滚了下来,

当时B正站在下方,许多人都认为B没救了,

还好B机敏地闪了下身,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但腿还是硬生生地被砸断了。

我问B现在哪里?

陈先生说在医院里,骨折是硬伤,医院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

正打算明天给B出院,回来休养。

事情已经非常清晰,

以多年的处事经验,我料定这是一起典型的“鬼找替身”事件,

邪灵目的明确,B是替身, 这并非一般灵异,是要闹出人命的,

十分凶险。

既然B在医院,我同时料定此刻邪灵也会在医院。

果然!

当我整幢毛坯租房勘查下来后,并无异样,

连灵魂的半点踪迹都追查不到。

这时陈先生问我需要去工地看看吗?

我说要去,很大可能性明天你还得陪我去趟石山,

但眼下你得带我去见见房东。

他困惑地问我这事莫非还与房东有关?

我告诉他现在什么都不好说,去了就明白了。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
End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