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午夜怪谈

女子午夜怪谈

“第四模特学院”本是所职高,九八年那阵子,校方想申请成大专学院,当时看来希望还比较大,毕竟有五六千人就读于此校…

我的生活 我的女友

我的生活 我的女友

在没有转行做药品销售经理之前,我曾是医学院的一名解剖学讲师。 我转行,并不是我在这一行干得不好,事实上,我的课…

等待朱哥

等待朱哥

下雪了,先是象米粒一样的雪粒,北风斜吹,砸得锅边碗沿哒哒响。 “柳姐,收摊吧,这么冷,不会有人出来吃宵夜了。 …

血做的眼药水

血做的眼药水

最近无论是报纸还是电视,都在疯一样的传言,一种红色的眼药水,它叫视清,很普通的名字,但是它很神奇的力量,用了它…

鲜花盛开的女人

鲜花盛开的女人

第一次在博鳌见到娇娇,就打心眼里由衷赞叹:这姑娘,美得像朵花儿。 我知道,用花儿比喻女人太老套,但我实在找不到…

神秘的佛像

神秘的佛像

这个故事依然和妞妞的妈妈有关。 呵呵,虽然我没见过妞妞的妈妈,但是从妞妞的嘴里,我知道阿姨一定是个善良勤劳的女…

老实验楼

老实验楼

学校65周年校庆的时候,我又回去看了看。 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望着那些昔日遍布我足迹的地房,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

掘地有尸

掘地有尸

巴老汉是个光棍,五十好几都还没娶过媳妇,原因是他又丑又穷。 他住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平时靠种点小菜打点柴火去集市…

小区里的鬼影

小区里的鬼影

这是一个发生在车棚里的故事。 没错,就是车棚,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用来停放自行车的停车棚。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

见闻异事之雪地鬼打墙

见闻异事之雪地鬼打墙

闻异事件二:雪地鬼打墙 这是我隔壁村里一对父子的遇到的事,大概是80年代末的时候吧,当事人的都还健在。 那是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