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黑色大丽花惨案 > > 正文
美国史上最著名悬案:黑色大丽花案(中)案发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传时间:2019-02-14 23:39点击:

两段感情

 

前面说到,1943年9月,伊丽莎白因为饮酒问题被赶回了波士顿,但她在那个冷清的小城市里呆不住,马上又去了迈阿密。而这时的她,在加州的大半年里经历了那么多事,心境恐怕也和一年前不一样了。

 

她在餐馆、珠宝店之类地方断断续续地打工,期间也去过亚特兰大,回过老家,但冬天必然又前往佛罗里达。

 

据说她在那期间曾收到一封发件人不明的电报,上面写了奇奇怪怪的一句话:

“A promise is a promise to a person of the world.” 

 

这话可以有各种解释,我就不翻译了,任凭大家理解。

 

1944年9月,她遇见了一个帅气的空军军官付克林,两人陷入了热恋。据付克林在1996年接受采访时称,两人是在迈阿密认识,而非此前报道的加州。两人后来在加州同居过。

 

 

因为当时正处二战期间(1939-1945),他要前往欧洲执行任务,两人分手。

 

值得提一下,在二战期间,人们的常规生活被打乱,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民风不像大萧条时期那么保守,而是更为放纵逍遥,活在当下。男女之间很容易坠入情网,又很快分手。

 

虽然付克林走了,但青春貌美的伊丽莎白从不缺追求者。

 

1945年新年过后,伊丽莎白在迈阿密又认识了美空军戈登少校(MatthewMichael Gordon, Jr.),这是她曾离稳定的生活最近的一次。

 

戈登少校长相英俊,对伊丽莎白的感情很认真。这段真挚的感情发展很快,两人都很用心,希望能有一个未来。

 

(两人唯一的合影)

 

可惜他们认识不久后,戈登少校又被派去亚洲执行任务。两人只能依依惜别。

 

戈登希望伊丽莎白不要继续在外漂泊,而是回到家乡等他。于是在他离开不久,伊丽莎白于1945年1月回到波士顿。她一边在家乡的餐馆打工,一边和戈登保持书信往来,对未来充满期待。

 

戈登在印度发生一次坠机事故。他在印度养伤期间,写信向伊丽莎白求婚,伊丽莎白立刻答应了。她满怀憧憬,等待戈登回国后和自己结婚。

 

如果这门婚事能够兑现,伊丽莎白便不会有后来动荡无依、穷困潦倒的生活,也很可能不会遇见凶手。

 

可惜,命运和伊丽莎白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1945年8月10日,就在日本投降的前一周,戈登少校驾驶的飞机再次发生坠机事故。他在这次事故中丧生。

 

由于未正式注册结婚,伊丽莎白自然也领不到丰厚的遗孀抚恤金。

 

戈登少校之死对伊丽莎白的打击很大,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穿黑衣为他服丧。

 

 

她还对一些人声称戈登是她的丈夫,她曾为他怀孕。

 

这当然是个谎言。尸检报告认为她从未怀孕。她这么说也许是想博取同情,要一些经济资助。

 

在戈登去世后,伊丽莎白失去了一个可能的“家”,生活又失去了目标。

 

她在1945年8月以后做了什么?目前没有看到统一的说法。

 

1945年12月至1946年1月,她照例前往佛罗里达避寒。她曾登记入住佛罗里达的一家小旅馆,她没有工作,她母亲给她寄过支票。

 

后来她回到过波士顿。等到了1946年6月1日,她带上行李出发了。她先去了印第安纳波利斯,随后又去了芝加哥。

 

此后,她就去加州投奔当时驻扎在洛杉矶长滩基地的付克林。伊丽莎白曾一度对别人说,他俩会结婚。可没过多久,两人还是分开了,伊丽莎白登上了去好莱坞的大巴。

 

在遇害前几天,她还写了一些从未寄出的信,怀念和他的感情。

 

信中写道:“如果我俩现在还互相属于对方该有多棒啊。我从不后悔到西部来见你。你没有把我拥在怀中,再不松手。但是,共度的那段时光一切都很美好。”

 

虽然普遍认为伊丽莎白是在1946年夏天前往加州的,但近年来,媒体公布了一段摄于1945年8月15日“二战对日作战胜利纪念日”的影像。

 

凯旋归国的美国大兵们在洛杉矶的好莱坞大道上和庆祝的人群拥抱、亲吻。一辆敞篷车上坐了六个女孩。

 

出于偶然,人们发现其中一个女孩无论发型还是容貌,都像极了伊丽莎白。我看了视频,也认为非常像她。

 

如果这段视频中的女子真的是她,那说明1945年8月时,她人在洛杉矶。这段影像中,她看起来和周围人群一样欢乐。而几天以后,她将得到戈登少校去世的电报。

 

其实我认为,视频中的人如果是她,和她1946年夏天到加州也不完全矛盾。或许她在1945年8月曾在加州短暂停留,而1946年才再次来到加州呢?

 

自从离开付克林后,伊丽莎白身无分文,经常靠朋友和熟人接济才能吃上饭。她和其他女孩住在不同的公寓里,但常常因为没钱付房租而被赶走。

 

 

与富商的纠葛

 

伊丽莎白认识了拥有知名剧院和夜店的好莱坞大腕马克·汉森,并于1946年10月1日搬进了他家里。在伊丽莎白死后,马克·汉森一度成为头号嫌疑对象。

 

 

马克·汉森比伊丽莎白年长34岁,有老婆和孩子住他的一幢豪宅。他的另一栋房子里住了一个24岁不出名的演员和模特安,她和马克·汉森同为丹麦裔。

 

(安)

 

汉森十分好色,经常招待其他落魄的女模特、女演员暂时住在安所住的这栋房子里。

 

报道普遍认为安是汉森的女朋友。但安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她说自己男友是Leo,因为LEO和汉森相识,所以汉森从没打自己的主意。她还说汉森几乎想要睡每个他收留的房客,一旦不能得逞,就把她们赶走。

 

马克·汉森和伊丽莎白也发展出了暧昧/恋爱关系。

 

根据伊丽莎白对安所言,汉森几次想和伊丽莎白发生关系,都被伊丽莎白以自己是“处女”的借口拒绝了。

 

由于对这个借口无可奈何,汉森也就不管她了,让她继续住家里,但禁止她在外面认识的那些男性上门找她。

 

安认为汉森对伊丽莎白很迷恋,甚至有人发现他曾叫人定做过两套礼服,都是伊丽莎白的尺码,只是从未交给过她。

 

但汉森对警方否认这点。他说自己只是把房间租给不同的人住罢了,他不会让那些不良少女住进来,他也从不和那些房客约会。

 

伊丽莎白一直住到了11月13日。期间她和马克·汉森有种种不愉快,比如她曾给汉森打扫洗手间,扔掉了很多他的物品,遭到他怒斥。比如她曾给驻扎在德克萨斯的付克林煲电话粥,却没告诉汉森,直到他收到了一张巨贵的电话账单。后来伊丽莎白把电话费还给了汉森。

 

11月搬走是因为马克汉森当晚带回家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和伊丽莎白发生争吵,互相叫对方滚走,甚至大打出手。马克汉森出面干预,让伊丽莎白第二天搬走。

 

安很同情伊丽莎白的遭遇,给她找了一个公寓,并替她支付了第一周的租金。后来伊丽莎白又去一个私人家庭中合住了一阵子,直到前往圣地亚哥。

 

 

野心与运气

 

二战后是好莱坞电影业的黄金时期,全国各地的漂亮女孩涌到洛杉矶,投身这个产业,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拥有名气和财富。

 

伊丽莎白也希望自己能在电影中出演一个角色,成为电影明星。

 

伊丽莎白到底漂不漂亮?

 

我相信她的容貌在普通人中间,在她成长的小城市,一定是回头率很高的。那些在她成长经历中认识她的人,不少都说她是生活中见过最漂亮的人。她的高中签名册上,许多高中同学称她为“XX中学的狄安娜·德宾(当时当红的好莱坞女星)”。

 

 

但在好莱坞,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女孩都来逐梦,美人云集,漂亮的脸蛋并不值钱。况且像伊丽莎白这样颜值水平的女孩比比皆是,算不上出众。她们今天赢得了一场选美比赛,第二天就被人遗忘。

 

马克·汉森曾对警方说,他觉得伊丽莎白不算很性感的女生,是属于比较乖的那类。见惯女明星的汉森,觉得她只是“长得一般般”,“如果不是她那排烂牙,她可能还更好看一点”。(伊丽莎白的下排牙齿发黑腐烂)

 

 

 

尽管伊丽莎白声称自己是演员,但媒体努力挖掘,也并没发现伊丽莎白曾出演过任何小角色,哪怕跑跑龙套。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洛杉矶的那段时间,她在餐厅打过工。维基百科给她的职业便是:服务员。

 

她当时的生活状态几乎破产,没有稳定经济来源,借钱度日,到处蹭住。她时常流连于酒吧、夜店,和不同的男性约会,时常是为了蹭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可她对自己的母亲隐瞒了这一切。她在信中撒谎,声称自己在圣地亚哥的一家海军医院当护士,生活稳定。

 

可事实是,她几乎没有正经找过工作。

 

她为什么不告诉母亲和姐妹她的经济状况?我猜,她想留在好莱坞,继续追逐自己的明星梦。她担心严厉的母亲知道自己的窘境后,会禁止她继续在外流浪,命令她必须回到家乡。 

 

而我个人感觉,伊丽莎白就如同我此前文章中写过的那类人,总是仰望头顶的烟花,而无法脚踏实地的生活。

 

她从小听惯了人们对她美貌的夸奖,并相信自己有演艺天赋,就该成为大明星,在大屏幕上绽放自我。那种“本应该”的信念,导致她内心浮躁,无法再安下心来顾及现实生活,更无法专心从事服务员之类卑微的工作。

 

 

 

 但伊丽莎白并不明白的是,美貌只是在好莱坞求生的最基本条件,却不是充分条件。哪怕当时的当红女星,玛丽莲·梦露之类,也并不是完全凭美貌而脱颖而出。

 

对于好莱坞女星来说,比起脸蛋来,更重要的或许还有手段、情商、人格魅力、演技、资源、关系以及运气……而这些,恐怕她都没有。

 

 

谋杀发生前夕

 

伊丽莎白在公寓里住不惯,曾试图搬回汉森和安所住的豪宅,却只待了一个晚上,又被赶走。

 

她在走前对汉森和安说,她会去加州北部的奥克兰找她姐姐,希望自己下次回洛杉矶时,汉森能改变主意,让她住回来。

 

1946年12月8日,伊丽莎白并没往北走,而是前往加州南部的圣地亚哥。

 

她为什么突然去圣地亚哥?可能和以往的随遇而安一样,她去圣地亚哥并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刚好有人让她搭车而已。

 

可能正如她对自己之前合住的老朋友所说,洛杉矶12月越来越冷了,她要去圣地亚哥是因为那里更暖和,对她的哮喘有好处。

 

马克·汉森和安曾对警察说,伊丽莎白在离开前曾一个劲儿哭,说她很害怕。她到底害怕什么?没人说得清楚。是害怕自己的疾病在冬天来临时又会发作吗?是害怕自己生病死亡吗?是受到他人恐吓吗?可如果受到恐吓,为何不报警,不向安和汉森求助?

 

伊丽莎白到了圣地亚哥后身无分文,晚上就睡在剧场的椅子上过夜,被当时在剧场小卖部当营业员的桃乐丝(Dorothy French)发现了。

 

 

伊丽莎白告诉桃乐丝,由于洛杉矶正在进行演员罢工,自己一时难以找到演出工作,所以来了圣地亚哥。

 

桃乐丝看她可怜,便让她去自己家的沙发上睡几天,作为找到工作前的过度。家里还有哥哥和母亲。可没想到,伊丽莎白住下来后就不再提搬走的事。

 

桃乐丝家人描述,伊丽莎白当时看起来心情很消沉,只说自己来自好莱坞,做过演员和礼帽模特,其他都不愿意多谈。她平日里要不在家游手好闲,要不就出去约会不同的男性。

 

12月10日,她和一个身份不明的男性约会。当天又和另一个身份不明的海军军官约会。

 

12月15日,桃乐丝家人看到她在出门前细细梳妆打扮,应当又是去约会了!

 

12月16日,她出门时说自己要去面试一个航空公司的工作,其实是被一个红发男子罗伯特·曼利(Robert "Red" Manley)接走了。这是最后一个见到伊丽莎白的人,也一度是主要嫌疑人。

 

曼利比伊丽莎白大三岁,过去是军队中演奏萨克斯风的乐手,因为精神状况不稳而从部队退役,成为一个卖五金器具的销售员。他家在加州南部,由于工作缘故,他经常开车到各地推销商品。

 

当他在圣地亚哥时,他在街头偶然见到了伊丽莎白,被她的容貌吸引。而其实,这哥们当时已经结婚了,妻子还十分美貌(我认为比伊丽莎白漂亮),刚诞下一个男婴。两人的感情出现问题,他蠢蠢欲动,开始勾搭他人。

 

他承认刚开始搭讪时,伊丽莎白对他不感兴趣,态度很冷淡。但后来当他提议开车送伊丽莎白回家时,伊丽莎白也没拒绝。

 

伊丽莎白对曼利谎称自己是在圣地亚哥的航空公司工作,但有天曼利去那个办公室找她,那里的人都说没有伊丽莎白这个人,他当时就怀疑她在骗自己。对于这种欺骗,他可能理解为一个女孩的警惕心。而我认为,这是失业的伊丽莎白的虚荣心。

 

12月17日到12月20日之间,两人天天连续约会。

 

 

以上所说的约会都限于吃饭、喝酒、跳舞,曼利和她接过一、两次吻。

 

伊丽莎白说她要找新工作,曼利托朋友给伊丽莎白介绍了一个,本来定了12月21日去面试,但伊丽莎白却爽约了。这也证明了伊丽莎白懒散、随性、不踏实的性格。

 

12月22日,伊丽莎白收到前男友付克林寄来的一张100美元的支票。付克林对她也算情深义重。

 

12月24日,伊丽莎白约会了一个叫Frank Dominguez的男性,在他家过了平安夜,但并未留宿。

 

12月25日,伊丽莎白和桃乐丝一家人过了圣诞。

 

12月26日,她又和曼利约会了一次。

 

12月27日,另一个身份不明的男性来接伊丽莎白,到了后还在门口按车喇叭,催促伊丽莎白快点出门。

 

12月31日,她又和Frank Dominguez第二次约会。

 

由于伊丽莎白在家里不帮忙做家务,不出去找工作,不付房租,整日游手好闲,要不窝在家里写信,要不出去和不同的人约会至深夜,桃乐丝一家人对她不再热情,甚至有些厌烦。

 

或许是他们态度的转变,也或许伊丽莎白遇到了其他麻烦,伊丽莎白开始动了想要回洛杉矶的念头。

 

1947年1月,伊丽莎白依然要不待家里无所事事,要不出去约会,还买了些化妆品和杂志。

 

1月7日,桃乐丝的母亲回忆,有两男一女突然来按门铃找伊丽莎白,这似乎吓坏了伊丽莎白。但后来发生了什么,未见详细描述。

 

1月8日伊丽莎白终于决定回洛杉矶,桃乐丝家人估计都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她走前跟桃乐丝母亲借了一美元,并把自己的一顶黑色礼帽和一条纱巾作为礼物回赠给她。

 

曼利从桃乐丝家接上伊丽莎白,却发现伊丽莎白带了大大小小的行李,表示要去洛杉矶和自己从伯克利来的姐姐Mrs. Adrian West会面。她希望曼利送她去洛杉矶,要不就自己坐大巴去。

 

曼利说他当晚有点事,要打一些电话,可以明天带她去洛杉矶,于是带她去汽车旅馆开了一间房。曼利后来对警方声称,他把这次旅行看做是一次对自己的考验:如果他在这段旅程中把持住了自己,那么注定他要和妻子厮守。

 

(图片中的是曼利,伊丽莎白的母亲和姐姐)

 

两人随后出去吃晚饭、喝酒、跳舞,晚上12点,伊丽莎白犹豫过,似乎想自己坐大巴回去,但还是决定让曼利买两个汉堡,两人回旅馆去住。

 

到了旅馆,伊丽莎白就开始说她身体不舒服,懒得说话,从床上拿了个毯子,坐在暖气边的椅子上自顾自睡觉了。曼利看她一点兴致都无,也就脱了衣服,独自睡在床上。

 

曼利为伊丽莎白做了那么多事,却受到这番冷落,内心还是有些气恼的,所以第二天对她也少了许多激情,一路上都懒得和她说话。

 

1月9日,曼利出去打了一些商业电话后,中午回旅馆接上伊丽莎白,把她送回洛杉矶。

 

当时伊丽莎白说,她要在市中心见她姐姐,并流露出她从未去过洛杉矶的样子。她说,她俩要去伯克利待上几天,然后坐大巴回波士顿去见其他家人。

 

曼利问她,两人会在哪儿会面。还没等她回答,他随口问了句:比特摩尔大酒店吗?伊丽莎白立刻接着说,对,就那儿。

 

比特摩尔大酒店是洛杉矶市中心一家知名的豪华大酒店。

 

曼利先开车带伊丽莎白来到灰狗大巴站,存了她的大件行李,由于担心她人生地不熟,会在那个街区遇见坏人,又带她来到比特摩尔大酒店。

 

曼利停好车,还陪伊丽莎白在大堂里等了一阵子。伊丽莎白去上厕所时,他让前台查了下伊丽莎白姐姐的名字,却发现并没有这个客人登记入住。

 

终于,曼利等不下去了,由于当晚他的妻子还在等他回家,他便在6:30离开了。

 

那天,伊丽莎白打扮优雅,穿着一件蓬松的白色上衣和黑色开衫,下身是一条黑裙子。脚上穿着黑色羊皮高跟鞋和尼龙长筒丝袜,外面套着一件米黄色长外套。她戴着一副白色手套,提了一个黑色塑料手提包。

 

值得一提的是,那件米黄色长外套还是安借给她的。

 

 

 

有比特摩尔大酒店的员工声称,看见伊丽莎白用大厅里的公用电话给人打了一些电话。其中一个电话是打给马克·汉森的。

 

伊丽莎白问他,自己能否继续住在他家。汉森回答,安回老家见父母了,只有等安在家时,伊丽莎白才能过来住几天。

 

当然,这是马克·汉森后来自己对警察回忆的,他似乎想再次表明自己对伊丽莎白没啥兴趣,划清界限。

 

而安也确认了,自己1月10日才回洛杉矶,此前汉森不知道她何时回去。她相信,如果伊丽莎白知道自己在洛杉矶,肯定会找自己帮忙,因为自己过去就帮过她无数的忙了。

 

根据酒店大堂工作人员的说法,伊丽莎白在大堂待了几个小时后,独自离开,走向灰狗大巴站的方向。

 

由于酒店大堂人来人往,且这是至少两周以后的回忆,这个记忆是否准确值得怀疑。

 

1月9日伊丽莎白是否真的有姐妹在洛杉矶?我只看到一个信息源提及,伊丽莎白的那个已婚姐姐当时在奥克兰市,并不在洛杉矶。

 

我想,伊丽莎白只是想以此为借口,打发掉曼利。

 

伊丽莎白这几年以及案发前的行踪为何如此神秘?有几个原因:

 

一,她的社会关系太庞杂,且都是萍水相逢那种,给调查带来难度。在圣地亚哥和她约会过的男性是谁,她那本相册上合影的那些男性又是谁,警方最终都没完全调查清楚。

 

二,她没有推心置腹、并保持长期联系的闺蜜,因此没人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三,她向身边的人说太多谎。

 

比如她在失踪前给付克林写信,说自己要和一个模特经纪人一起去芝加哥工作,仿佛自己已经是知名模特;她对一个约会对象说,她1月8日就要回波士顿;她对桃乐丝一家说,曼利是航空公司员工,而她自己也要找航空公司工作;她对她妈妈说,她在医院工作,而其实真正做这个工作的是桃乐丝的母亲……

 

没人完全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唯一肯定的是,她失踪前一阵子都处于失业状态。

 

在调查期间,有人声称当天晚些时候,在西塞尔酒店的酒廊里见到她。西塞尔酒店距离比特摩尔大酒店步行只需要两分钟。2013年蓝可儿就是被发现死在这家酒店天台的水缸里。但警方调查后认定,这个信息并不属实。

 

所以,如果非要把黑色大丽花和西塞尔酒店扯上关系,恐怕只有:西塞尔酒店大堂里的酒廊,是伊丽莎白曾经光顾过的众多酒廊之一罢了。

 

案发后,有各种各样的陌生人声称在1月9日至1月15日之间,在不同的娱乐场所见过貌似伊丽莎白的女子。但因为缺乏其他在场人员证词的印证,最后警方一个证词都没采信。

 

目前公认的版本是,自从独自走出酒店大堂、踏进洛杉矶的夜色后,伊丽莎白的行踪再无已知人士目睹。

 

身边的人都再未听到她的消息,直到五天后的清晨,她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状态,出现在马路边的公共草地上。

 

 

伊丽莎白到底遭遇了什么?凶手是如何挑衅大众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