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酒鬼蔷薇圣斗事件 > > 正文
未成年杀手酒鬼薔薇事件
上传时间:2019-02-17 17:52点击:

今天所说的该事件于1997年发生在日本兵库县神户市须磨区,当时14岁的中学生少年A杀害两名,重伤三名小学生。即著名的日本酒鬼薔薇聖斗事件!!

「酒鬼蔷薇圣斗」是一位日本神户市14岁学生,犯行后所用的自称,该名少年在1997年3月至5月间,杀害一名11岁男童和一名10岁女童。这起事件因日本传媒报导错误,所以又被称作「鬼蔷薇」。由于日本司法程序严禁确揭露少年犯的身份,少年的真实姓名没有被传媒公开。在日本的法律文件上,他被称作「少年A」。但在日本最大讨论区2CH上曾有人公布少年A的真实姓名“东真一郎”,不过其真实度仍有待考察。于2005年,周刊新潮(ja)报导了这个真实姓名。

凶手——少年A“东真一郎”

整起事件是由三个事件构成。但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被认为是第三事件。由于第三事件类似剧场型杀人的特殊犯罪手法,以及媒体的大幅报导,因此引起全日本民众的关注。

第一事件:1997年2月10日,下午4点半左右,在日本神户市的街道上,两名国小女童被少年A从后用槌子攻击,其中一人重伤。女童在当时目击犯人穿着西装外套,手持学生用的书包。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女童之父亲,向少年A当时就读的国中要求提供学生的照片,以让女儿指认犯人。但学校却透过警察拒绝了这项要求,于是该父亲向警察提出被害报告后,再度要求指认学生的照片,结果还是无法获得许可。(在少年A被逮捕后,引起许多类似「学校的应对措施根本是在包庇犯人」的批评意见)。

第二事件:3月16日,中午12点25分,神户市的少年A向国小女童(山下彩花)询问厕所的位置,在女童带领他到学校的厕所时,少年A对女童说「把脸转过来吧,我要谢谢你」,随即用铁锤攻击女童之后逃逸。之后女童被送往医院,在3月27日因为脑挫伤而死亡。此外,中午12点35分左右,少年A在逃离案发现场约200米外,被另一名同校的国小女童看见,少年A竟使用小刀(刀刃长13厘米)刺向目击女童的腹部,让女童负伤2个星期才痊愈。

第三事件: 5月24日,下午约1点半过后,同住在神户市的少年B(土师淳)在前往祖父家途中,与认识的少年A偶然相遇。当时少年A正寻找犯案目标,少年A认为比自己年少的少年B(11岁)较容易杀害,因此少年A以「有蓝色的乌龟」为由将少年B诱拐至附近的高台上,用绳子将少年B勒死,并将少年B的遗体隐藏在该处后离开。

土师淳

5月25日,少年A再到案发现场将少年B的头部割下,并放入事先准备的胶袋带走隐藏。在少年A后来的精神鉴定报告指出,当时少年A曾向遗体射精及在遗体的面部割开伤口以饮其血。

砍头经过:  少年A将男童的遗体放置在黑色塑料袋上,手拿锯子,一口气左右切两回,便很容易地切下头颅。少年A为了确认自己是切的人肉,左手按住男童的额头,右手拿锯子切。后来少年将男童头皮割下。

据少年A说,塑料袋上留下的男童的血喝起来就像舔舐金属的味道。少年A觉得他自己的血已经不洁,他觉得喝下单纯儿童的血可以清洁他肮脏的血。后来,品位了两三分钟尸体,少年A再次把尸体装进塑料袋,藏在了树根下。原来想去池塘边好好欣赏这颗头颅,后来却失去兴趣,便把头带回了家。把被泥土和树叶弄脏的头颅在浴室里花了15分钟左右洗好后,少年把头颅藏在自家房子的天花板里。洗男童的头颅时,少年A兴奋地勃起,把梳子插进头发的同时射了精。

5月27日,凌晨1点至2点左右,少年A将少年B的头部带到神户市内的中学校门口后返回住所。直至上午6点40分,少年B的头部被学校的管理员发现。头部上还有两张纸片,内容为少年A犯行的声明文章。同日下午3点警方于该校500米外的山边发现少年B的遗体。

当时的丢弃校园门口

6月4日,神户新闻社收到由「酒鬼蔷薇圣斗」寄出的「犯行声明文」。内容为凶手的犯案自白。是的!少年A开始挑衅警察!

寄出来的信件

信件的开头是“现在,就是游戏的开始。”,信中亦提及“当我杀人或导致他人身体遭伤害时,我觉得自己从持续的憎恨中获得自由。我能够从中得到和平。减轻我的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其他人的痛苦。……我把我的生命当作赌注押在这游戏上。如果我被逮捕,我会被处以绞刑,所以警方会愤怒和坚持的追捕我。”信中还斥责日本的教育制度,他写到“强迫性的教育造就了我,一个透明的存在”在刚开始引起的一阵社会恐慌中,日本媒体曾将凶手的名称“酒鬼蔷薇圣斗”误报为“鬼蔷薇”。这个错误激怒了凶手,他于信中的终段提及:“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们再念错我的名字,或再做使我愤怒的事,我将会在一个星期内弄烂三棵蔬菜。如果你们认为我只会杀害儿童,那真是一个大错特错的想法。”(凶手把其他人当作“蔬菜”)

在案件侦查的过程中,警方曾一度怀疑凶手为20至40岁的男子。但侦查其间少年A亦曾多次被查问,部份调查员在阅读过有关少年A的报告书后对少年A起疑,加上少年A亦是3月时的凶案的嫌疑犯,警方开始对少年A作秘密调查,当中包括向少年A的学校索取少年A的笔迹,加上2月受袭击的女童认出少年A,警方因此断定少年A与本案有关。  6月28日,晚上7点5分,年仅14岁的少年A因被怀疑杀害少年B及侵害他人身体而被逮捕,并发现部份凶器。在他被捕后,少年A亦很快的承认他在3月16日杀害了替他指引厕所方向的国小女童,并且曾袭击了三名女童。此事在日本社会造成极大的冲击。警方认为少年B被杀害的方式和字条,让人想起1960年代旧金山的「十二宫杀手」(ZodiacKiller)。

从「酒鬼蔷薇圣斗」的个人资料中可看出,这似乎是一起典型的隐蔽青年并发症状 「酒鬼蔷薇圣斗」除了是典型的隐蔽青年之外,分析家和心理学家发现他与犯下「连续女童诱拐杀人事件」的宫崎勤有许多的相似处。如同1989年的宫崎勤事件一样,「酒鬼蔷薇圣斗」很早就走上暴力的道路。在他就读小学的时候,便开始携带锋利的武器。他在日记中记述:当我像是拿着手枪一样,拿着求生刀和纺织用剪刀时,我的愤怒就会减轻。在12岁的时候,他开始虐待动物。例如:在街上将青蛙排成一列后用单车把它们辗死、切断猫的四肢、将鸽子斩首等。  在3月16日的攻击凶案发生之后,他在日记上写:我今天做了一个吓人的实验,来证明人类有多么脆弱……当女孩转向我时,我便挥动了手中的铁锤。我想我敲打她了好几下,不过我记不太清楚,因为我实在是太兴奋了。在3月23日,他再加写上:今天早上,我妈说:可怜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好像快要死掉了。但是我没有会被捕的迹象……因此我要感谢神明……请继续保护我。

1997年10月13日,神户家庭裁判所判定将少年A送到少年感化院进行诊断。少年A被移送至「关东少年感化院」。

  2001年11月27日,被判断治疗相当顺利,因此将少年转移至「东北中等少年院」。  2002年7月,神户家庭裁判所判定,虽然治疗相当顺利,但是还有接受更细密的教育之必要,因此将继续收容。2004年3月10日,已经成年的加害男性从少年院退院,踏上重回社会的道路。日本法务省向受害者的家人传达少年A假释退院的消息。

2015年6月12日,凶手以“前少年A”的名义出版的手札《绝歌》(絶歌 神戸連続児童殺傷事件、太田出版/绝歌-太田出版)于日本书局正式上架,书中自我剖析犯案前的性冲动和精神状况,并在书本最后对死者家属致意。但这种消费受害人的作法遭到日本媒体的猛烈批评。每年在受害者遇难日少年A都会寄忏悔信,但是直接的道歉还没有进行。

少年A出的书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