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王婉宁 > > 正文
王婉宁手段有多恐怖?不听话者弄死后私自焚化
上传时间:2019-02-03 19:48点击:

王婉宁及王紫绮15年组织2000多名妇女卖淫

  两组镜头让重庆市民印象深刻——

  镜头一:4月1日,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小雨。一名女子在两名女特警的押解下,走下飞机舷梯。她身材瘦小,穿着白色短袖T恤、黑色短裤,脚穿一双蓝色人字厚底拖鞋,双手戴着手铐,一副落魄的样子。


王婉宁在菲律宾抓获并押解回重庆照片

  镜头二:4月7日,重庆江北国际机场,阴。一名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走出机舱。他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背着双肩背包,身穿卡其色夹克、褐色休闲裤,刚出飞机舱门,就举出一块“自首牌”,上面用毛笔写着:向重庆警方投案自首。


王婉宁丈夫常量

  这名女子叫王婉宁,男子是她的丈夫常量。他们曾是重庆“亮点茶楼”的负责人,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妇女卖淫潜逃国外。如今,一个被抓,一个自首。熟悉情况的当地人知道,在这个丧心病狂的犯罪团伙中,妻子王婉宁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丈夫常量不过是个“配角”罢了。

  王家姐妹的“家族生意”

  王婉宁今年43岁,重庆本地人。王家兄妹5人,大哥上世纪80年代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死刑。剩下老二王廷华、老三王紫绮、老四王婉宁、老五王琼。

  在重庆的“江湖码头”,王紫绮被称呼为“三姐”,王婉宁被称呼为“四妹”。1994年,王紫绮与王婉宁牵头,家里人参与,在渝中区江家巷、五四路等地开设卖淫窝点。她们以“月馨美容院”为名,组织妇女招徕男性客人。为了找到更多的卖淫女前来做业务,王紫绮、王婉宁不断指使手下到劳务市场去招人。当然,招的时候都说是去当“服务员”,招回来后,再强迫这些人“改行”。

  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场所成了棘手问题,王紫绮、王婉宁就先后在渝中区华一坡附近、七星岗申新大厦等地开设“亮点宾馆”、“亮点茶楼”,然而,“正经生意”背后最大、最有名的项目却是卖淫。久而久之,当地的人们都将这些卖淫场所称为“亮点”。

  据重庆警方透露,从开设“月馨美容院”,到2009年“亮点”涉黑团伙被摧毁,王紫绮、王婉宁15年内共容留2000多名妇女、强迫300多名妇女卖淫。

  残酷的管理制度

  如今,华一坡附近的“亮点宾馆”已成为一个小区楼盘。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来到了位于七星岗申新大厦内的“亮点茶楼”,也是大门紧锁。

  据申新大厦管理员介绍,“亮点茶楼”面积为1300平方米,装修后设30多间包房,每间十二三平方米。房间内部装修类似于KTV的环绕形布局。大多数房间内摆有两张单人床,少数房间摆一张单人床,这里就是“小姐们”的工作间了。

  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亮点茶楼”生意一直红火。他从没见过“小姐”下楼,每天有送餐车来送餐,楼上有专人下来将二三十盒盒饭挑上楼。每晚10时左右,都有不少男子来茶楼,那些人多数在25岁到45岁之间,很多人衣着考究。有一次,他还看到20多人集体前来。

  据坊间传言,王婉宁、王紫绮团伙为“生意”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禁止“小姐们”与家人联系;不准对外透露卖淫场所内的情况;实行统一接送、统一食宿;指定专人定期进行卖淫技巧培训;定期举行逃避公安机关查禁的应急训练,等等。对不服从者,当众毒打后,关进黑屋断食断粮。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寻访到了几位受害者。2003年7月9日,被害妇女小红(化名)被骗到七星岗的“亮点茶楼”强迫卖淫。为了逃脱这个魔窟,她从8楼翻窗逃跑,结果摔成高位截瘫。王婉宁、王紫绮团伙担心罪行败露,当场将其拖回茶楼“关黑屋”,一直限制其人身自由。直至2009年,小红才被重庆警方解救。

  2005年2月,小莲(化名)在劳务市场找工作时,被招进“亮点”。当她知道真相后,多次逃跑,但都没成功。结果被抓回去殴打、非法拘禁,最后不堪折磨而精神失常。里面的人看她可怜,觉得她出去后也不可能说什么,就悄悄把她放了。当其疯疯癫癫回到家后,家人不相认,丈夫也要和她离婚。小莲一直说自己有罪,还经常深夜惊醒,脱光衣服外出。

  而被强迫卖淫妇女小秀(化名),因不屈从淫威,被残害致死。该团伙为毁尸灭迹,私自将其火化……

  历时500天的跨国大追捕

  王紫绮、王婉宁等人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加上找到了个别警察当保护伞,她们次次都能逃脱打击。直到王立军出任重庆公安局长,掀起了轰动全国的打黑风暴,“亮点”才在2009年9月被端掉。其中,王廷华和王紫绮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死刑;王琼哺乳期后于2011年3月30日被收监;王婉宁和常量则闻风而逃,跑到了国外。

  2009年6月,重庆市警方展开声势空前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迅速锁定“亮点”茶楼以王婉宁、王紫绮(二审死刑)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该团伙通过实施拐骗妇女、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暴力犯罪行为,实行财物控制、人身控制、精神强制等手段,组织强迫2000多名妇女卖淫。

在警方的收网行动中,王紫绮、陶铭古、钟光玉等涉案主犯和骨干成员相继落网。但首犯之一的王婉宁闻风而逃,先后躲藏到奥地利、菲律宾等国家。王婉宁出逃后,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多次批示,要求专案组全力以赴,务必将其缉捕归案

 

2009年11月17日,国际刑警组织应中国国际刑警国家中心局的请求,向全球发出“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和“司法协助请求书”,全力追捕王婉宁。与此同时,重庆市警方境外缉捕工作一刻未放松。今年2月28日,通过缜密侦查,警方掌握了王婉宁已逃到菲律宾的重大线索。由公安部刑侦局、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专员、重庆专案组6名民警组成的境外追逃小组,迅即飞赴菲律宾开展追捕工作。

在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驻菲律宾警务联络官的超常规策动下,菲律宾移民局、菲律宾国际刑警组织工作处和菲律宾司法部门予以大力协助。中菲两国警方仅用8天时间就成功锁定王婉宁藏身地。3月30日凌晨,两国警方联手将躲藏在菲律宾马尼拉市中国城某快餐店的王婉宁抓获,并快速办完引渡程序,于3月31日引渡回国。

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表示,黑恶必除,除恶务尽,2009年以来,重庆警方加强国际警务合作,已有多起成功合作案例。目前,仍有多个追捕小组在境外执行追捕任务。重庆警方有决心、有能力将逃往国外、境外的涉黑犯罪嫌疑人全部缉捕归案。

目前,国际刑警组织共有186个成员国(地区),协助成员国侦查罪犯是国际刑警组织的一个重要合作领域。这种执法合作通常是以“国际通报”这一渠道进行的。国际通报分为:红色通报、蓝色通报、绿色通报、黄色通报、黑色通报五种类型,它们都以通报的左上角国际刑警徽的颜色而得名。其中,红色通报俗称“红色通缉令”。

“亮点”强迫妇女卖淫

自1994年以来,王紫绮、王婉宁姊妹俩先后纠集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王廷华等人,逐步形成以王紫绮、王婉宁为组织者、领导者,以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王廷华等人为骨干成员,张元平、周德红等人为一般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在渝中区等地以开设美容院、茶楼、宾馆为掩护,通过组织、强迫妇女卖淫、行贿、非法拘禁等手段,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王婉宁、王紫绮及其组织成员利用所开设的多个卖淫场所长期实施组织、强迫卖淫、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在重庆市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该团伙涉案人员共75人,目前已抓获72人,共涉及刑事案件63件,扣押冻结涉案资产8296.9万元。去年8月11日,市五中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卖淫、组织卖淫、非法拘禁、行贿等罪,判处王紫绮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也是我国首例因强迫卖淫罪被判处死刑的罪犯。

骨干成员陶铭古被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骨干成员钟光玉被判处死缓,龚吕洪、王廷华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26名罪犯分别被判处20年至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万元至20万元不等。去年12月24日,市高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据警方介绍,王婉宁、王紫绮姐妹两人手段残忍,以威逼利诱、强迫控制管理卖淫妇女。经查,亮点茶楼15年来容留2000多名妇女卖淫,强迫300多名受害妇女卖淫。

王婉宁、王紫绮两人及其组织成员采取欺骗、引诱等手段,从渝中区朝天门、储奇门等地的劳务市场,将务工妇女骗至卖淫场所,采取扣押被害妇女身份证明、败坏被害妇女名声、伤害被害妇女家人、扣留被害妇女卖淫收入、非法拘禁等方式,对被害妇女进行人身、精神、经济控制。

“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最著名的一种国际通报。它的通缉对象是有关国家的法律部门已发出逮捕令、要求成员国引渡的在逃犯。各国国际刑警组织国家中心局可据此通报立即逮捕在逃犯。“红色通缉令”被公认为是一种可以进行临时拘留的国际证书。无论哪个成员国接到“红色通缉令”,应立即布置本国警力予以查证。如发现被通缉人员的下落,就迅速组织逮捕行动,将其缉拿归案。

该团伙对所控制的被害妇女制定极其严格的管理、惩罚规定,禁止被害妇女与家人联系、不准对外透露卖淫场所内的情况,对被害妇女实行统一接送、统一食宿。组织、强迫卖淫活动中,指定专人定期组织对被害妇女进行卖淫技巧培训;定期进行逃避公安机关查禁的“应急训练”,对培训不合格的妇女进行经济处罚和殴打;每天还会下达卖淫任务,甚至在受害妇女“经期”、堕胎后也不例外,否则便被当众毒打后,关进黑屋断食断粮好几天。

经过这种长期“应急训练”,小姐和管理人员具备一定反侦查技巧,这也是在“8·7”警方大清查当晚,所有“小姐”和管理人员选择集体“沉默”的原因。

警方透露,这些受害妇女不仅被强迫卖淫,还要受到男性管理员的性侵害,尽管王氏姊妹制定严格纪律,严禁男性管理人员与“小姐”发生性关系,但身兼主管和“打手”双重职责的团伙骨干陶铭古,利用担任茶楼主管的地位和强势地位,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先后强奸多名妇女。

截至目前,还有7名受害妇女生死不明,警方正在全力查找中。

救命之恩,永世难忘

在王婉宁、王紫绮特大强迫妇女卖淫团伙案侦办中,重庆市警方在严厉打击犯罪的同时,积极维护涉案受害妇女合法权益。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多次批示:“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受害人,启动妇联维权事宜,切实保障受害妇女合法权益”。目前,全案共寻找、解救了74名受害妇女。

法院判决,涉案受害妇女、不屈从于犯罪组织淫威而跳楼造成身体严重伤害的陈秀(化名)、陈红(化名)获赔偿金共计82.3万元。当两人拿到赔偿款时,激动地流下热泪。

她们将一面锦旗送到市公安局,上面饱含深情地写道:“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你们的大爱,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给了我们家人重逢的机会,你们的救命之恩,我们永世难忘!”

  难以赎清的罪恶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曾去过王婉宁家采访,那里距离七星岗“亮点茶楼”不到两公里,是一处临嘉陵江的江景房。小区物业管理员告诉记者,“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王婉宁家位于小区15楼,是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三室两厅。

  这套房屋最大的亮点是屋里有堵“佛墙”。说是佛墙,其实是做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柜子,紧靠电视墙,高3米、长1米多、宽不足1米,上面供奉着6尊佛像。而这堵“佛墙”对面的墙壁、沙发背后的装饰墙上,也摆放着各种佛像。

  李阿姨是王婉宁家的现任保姆。她告诉记者,王婉宁有3个孩子,均未成年,她是2010年5月被请来照顾3个孩子饮食起居的。当她来这里工作时,主人家就供着这些佛像,她来后从来没动过。李阿姨称,孩子的学费、生活费都是外婆提供。

  几经周折,记者联系上了王家姐妹的老母亲。老人说,她是一名退休职工,70多岁了。对于几个女儿涉黑,“以前从来不知道”。几个女儿被抓前,也没有给过她钱款,现在家里七八个孩子都需她照看。

  从办案程序上讲,重庆警方还在对王婉宁进行审查,记者不能面对面采访她。但从她家的“佛墙”上,似乎能够看到她在强迫小姐卖淫期间,一直都在念着佛,并以此祈求平安。但佛祖绝不会保佑罪恶,这一点,狱中的姐妹几个恐怕已经明白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阅读

热门推荐